作为一只

无端狂笑无端哭

【凯千】【wink】长期恋爱证据陈列-后半天

给月光瓜地上的一匹猹

两个小故事 5000+

哨向wink以及kkqq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

PM 2:00

这星球上的冰河还在沉睡,茫茫一片洁白无边无尽。午后的狭长日光带不来多少温度,午睡的焦耳愣生生被冻醒。

“第三天了,要是帝国的救援队再找不到我们,我们还回得去吗…”焦耳翻了个身,念念叨叨的声音被睡袋捂着听的更不真切。

邬童没接他的话,手上动作不停的组装着微型便携信号发射塔。

他装备已经穿戴齐全,挺拔利落的身板把军备服撑的棱角分明,为了安全起见装备的金属环节肩带与腰带勾出上半身的精美线条,长腿配军靴,砸的地面钝声作响。

品质卓越的顶级哨兵在艰难处境中也依然冷静,他打算乘着午后光线最好的时候去能走到的最高的冰峰峰顶再和母星联络一次。

前脚一出帐篷,向导营地那边一阵起哄,看着他一身英飒穿戴犯起蠢。

邬童心里不屑的要命,这些向导真是些扶不起的烂泥,任务失败性命难保现在还能发春,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浆糊。

“别脸色这么臭嘛,帅哥就要有被欣赏的自觉。”栗子本来在做近地能源探测,被向导起哄声这么一打断,索性摘下耳机和邬童打趣。“学学人家尹柯,刚刚被女向导围了一圈还好声好气呢。”

邬童面无表情的盯回去,刚想开口就被栗子堵回来,“你可别说什么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啊,你爸那天来学院那样和指婚似的,人尹柯妈妈答应的也可真,我现在说他是你未婚妻都不为过的,你赶紧提前沟通感情去别搞个先婚后爱昂哈哈哈哈!”

这下邬童脸更臭了,想说点什么话反击这笑得昏头的丫头片子,捡起点词儿又都吐不出来,嘴巴张开又合上,一提腿索性走人,飒飒的往营地边走。

这几天高强度的任务和险境让他好不容易把这档子事抛到脑后,经栗子一提又全浮起来。他的心事也像是被泡酸苦了。

 

天知道他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爸那天怎么就突然来开他学院的家长联席会。他那时候还在虚拟操控仓,准备着第一次星际实践的方方面面。焦耳进来知会他时他还挺惊喜,匆匆忙忙卸了装备就迎接他爸去,结果一推休息室的门就是一个尴尬场景。

人群围成一圈像是庆祝什么,而人群中心正是他的父亲……和尹柯妈妈?等会儿,尹柯为什么也站在旁边?雍容华贵的尹母正和邬父交谈甚欢,两方红光满面像是谈妥了什么重要的事,还握了握手以示郑重。

尹柯乖巧的站在母亲身侧,礼貌又疏离地笑着,见他进来眼神刚对上就飘开了。

“爸你怎么来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邬童走路都不顺畅了,他觉得尹柯的视线又飘回来了,丝丝绕绕的缠着他让他格外紧张。

“童童来,来爸爸给你介绍,这是尹柯、这是尹柯妈妈,”父亲揽过他,笑容满面,“以后呢,你们两人得多多相处些,我和尹柯妈妈对你们可都是满意的很啊。”

邬童被这一通话搞得晕头转向,也不顾两人有些难平过节,向尹柯投向求助目光,可见他虚焦着眼神只是对着别人在笑,看不出是喜是悲。避嫌已久,这么近的距离让邬童有点不自在,看着那人近在眼前的眉眼唇线只觉得陌生又心酸。

用了半天邬童才从两位喜悦的家长嘴里问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是第一次星际实践前的全面身体检查,两人的信息素匹配度高达百分之百。

体检重点本不是检测匹配度,但邬童哨兵素质过于优越,学院决定在第一次任务中就让他尝试和向导搭配。费尽心思从向导学生群中选拔了一系列优异样本,学院战斗部以为找个合适的向导会是个费时费力的事,结果匹配的本院001号向导尹柯就和邬童匹配率高的像出了BUG。

不言而喻,高匹配度的哨向组合大多是感情笃厚,最终步进婚姻殿堂。

 

邬童想起那天尹柯不推不拒的被家长揽到他身边,两人靠得极近、抵着肩。邬童不敢转头看尹柯的表情,他的心情从狂喜转到害怕几乎是瞬间,周围的闹嚷欢笑好像声声弱去,他只能听到自己身边的旧情人规律的、清冷的呼吸声音。自己好像被这气声凌迟。

别再乱想了,别想了,求你,现在先让他和你都能活下去。

邬童甩甩头眼神重新变得锐利。眼下之急是在尽快和母星求救、发回定位,不然在茫茫星海里搜索一艘被太阳风暴打击坠毁的星船实在是大海捞针。自己真是厄运连连,邬童咬咬牙。

到了营地边,邬童和边缘驻守的郁风打了声招呼说明去意。

“诶,不谋而合啊?”郁风指指旁边的越野车,好像已经有人在活动,“尹柯刚进去还收拾着呢,他也说要去冰峰上放信号试试。你俩搭个伴走呗。”

“你的意思是他打算一个人去?”

“那可不,人尹柯大义凛然得很,我要跟着都被劝下来了说哨兵留着做守备不能浪费……”

邬童火气突然就冒上来,哐哐两步往车边走,“你脑子有病吗放他妈一个向导去冰原冒险?”

冰渣地面被他磨的喳喳响,郁风还没来得及解释,邬童把车门儿大力拉开差点冲郁风脑袋上招呼过去。

“我的战斗成绩很好,身体素质应该强于普通的向导。”

温和冷静的声音起来,尹柯在后座绑能源包的动作没停,背对入口,邬童看不到他的脸,

“小队里哨兵不多,留在基地防备生物袭击更有用些。”

神经又躁起,邬童像是没听见,一脚踩上车站定把装备一甩连人都不看,

“你下去。”

“柯柯,你听邬童的吧下车吧别冒险了……”

“我他妈叫你滚下去。”

邬童临门一脚把郁风蹬的一个趔趄掉下车,车门一甩把人彻底拍在门外。柯柯是你能叫的?邬童踩了油门打起方向盘。

 

说实话没经人同意就强行搭伙一块走,邬童虎劲儿过了就有点虚。何况家长会晤那事儿没过多久,他还是手足无措,正视前方。

“要把握好时间,这个星球光照时间太短,天黑后的低温非常危险。”

“嗯。”

“信号塔安装我来做,向导的探索精神力比哨兵强些。”

“嗯。”

“距离计划内的冰峰还有五公里,我去检查攀登器材。”

“嗯。”

等尹柯到了后座细细簌簌检查装备,邬童才从尹柯近距离语音轰炸中缓过来,他觉得尹柯要是说一句邬童大傻逼,自己也会嗯下去。

这不像他们性命堪忧寻找活路,像邬童和尹柯的自驾旅游,尹柯就坐在副驾驶,看着地图指指戳戳、嘟嘟囔囔,邬童开着车、做着应答。

冰原上太阳变成橙红,把车的影子拉得无限长。

沿路风景不见变化,这样孤孤茫茫的跋涉让邬童开始不安。

他之前从未不安,这种不安源于现在幸福的朝不保夕,所以他觉得自己真的很爱尹柯,毕竟这之前死亡让他没有实感、从而让他保持冷静和勇敢,但和尹柯在一起让他有了想要将一切延长的贪恋,人有了贪念才会惜命。

他在后悔从前的分手、之后的隔离和形同陌路。

他应该早些说出来,在哨兵第一名和向导第一名并列领奖时大声说出来,在看到他用精神力温柔抚平别人失控神经时大声说出来,在聚会上推杯换盏被人起哄恋人是谁时大声说出来,在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天生一对时大声说出来;而不是现在亡命在宇宙哪个不知名的微小荒凉星球,橙红的硕大的太阳把他的眼睛熏红时,他却心里被堵的说不出来。

“你这个人。”

原来尹柯早就检查好了装备重新坐在副驾驶,安静的看着神游的他,看着他的眼眶变红。尹柯开始笑,笑得非常漂亮、梨涡里乘满漂亮的光彩颜色。

尹柯把自动导航开了,然后慢慢靠过去,捧起邬童的脸。

“你这个人,嘴上也不说爱我,每次都让我这么难过。”

然后他吻上他的睫毛、接住他的眼泪。

向导精神体周身的触须散布出来,就像出现在邬童无数次梦里的那样温柔的抚摸他暴躁的神经、他高温的痛苦和碎玻璃片一样的旧伤。

他觉得他心里的苦涩缝隙被填满了轻柔的木绒一样的汁液,他的向导完完全全拥有他、完完全全包裹他,他们完全契合,然后他听到他的向导说

“我为你而生。“

 

后来他们成功的得到了母星的救援、安全的回家,像往日一样过上了学园生活。当然也不尽如往日,比如被新晋高强度秀恩爱的精英夫夫压迫的普罗大众敢怒不敢言只能怒屠校园论坛掘地三尺找这两人突然相爱的线索,也比如一间向导和哨兵的机能配合课后的学生休息室。

 

“别,现在……现在不行。”尹柯被吻的双颊至耳根尖泛红,蜷缩的手指硬撑成掌尽力推拒。

“嗯……为什么不行?”邬童尾音上调,佯装微怒,把尹柯双手扣住推至身侧两边十指交叉,一张猫脸抵上尹柯额头,开心的盯着他方寸大乱双眸微阖的少见模样,看够了又凑上脖颈舔吻。”尹柯不喜欢和我在一起吗?”

“向导晚上有……有课呢啊。”喉结被虎牙咬住吮磨,尹柯声音变得软甜发颤,“帝国传统思政教育…要点名的…要去上课的…”

邬童舍不得埋怨男友学业脑只能埋怨起不知多少年前生的马克思恩格斯。心一横双手往人腰后一搂,就着姿势腿一发力让尹柯斜坐上他大腿。头埋到人胸口蹭啊蹭,听到嘭嘭的加速心跳、闻着安心味道,邬童觉得自己心脏变成了棉花糖制造机。

“那你让我抱到上课前十分钟。”

闷闷的声音从自己的胸口传来,呵出来的热气隔着毛衣被尹柯感受到。

尹柯一只手搭在他肩头,另一只无可奈何的给猫咪顺头毛。心说自己是不是最近脾气太好这小子总蹬鼻子上脸,又想之前苦头吃了不少总得给他多点甜甜;要是这个大猫待会不放手,这帝国思政课不上也罢……

?怎么回事,尹柯?

 

PM 8:00

 

易烊千玺上晚课上的晕头转向,这讲马基的老师和传销似的热情激昂,讲课内容在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上蹿下跳好不热闹。心说还是刚上大学经验少,自个儿好死不死的坐了个水课的第一排,连手机都不好意思摸出来。

漫漫长课在小易课本激情画人头中迎来了第一次休息。

小易刚想和同一战壕的战友一样趴下埋头苦睡,大腿上手机嗡嗡震了几下。掏出来一看,王俊凯给他发了几条语音。

易烊千玺给王俊凯的备注是emoji猫咪,但实际上小易对这个长得像老鼠的奶黄猫头并不满意,要是他哪天可以设计,就要做一个俄罗斯蓝猫那样蓝黑色泽的、暹罗猫那样眼睛的、圆圆尖尖脸盘的漂亮的猫咪表情,专门给王俊凯备注用。

模模糊糊一掏兜,完了,耳机没带。易烊千玺有点烦。他把外放声音调低成两格,戳了戳手机然后快速靠近耳朵,果不其然在课间杂声中一个字儿都听不上。

他说了什么呀。犯困的小易一下子懵站起来。

“易哥不困啊,快上课了这干啥去呢。”小胡被扑腾醒了。

“放水。”易哥小跑腾腾腾。

 

厕所门口和几个人打了招呼,易烊千玺看着人都回去上课了才溜进隔间。

把音量生了好几格,点开,小小的四方空间里响起了清爽的大男孩走在呼呼秋风中的低磁嗓音。

 

“小朋友有没有吃完晚饭呀,哥刚吃完饭往公共教学楼走呢

我今天看到食堂上了新菜土匪鸭就特别想你

嗯,下午还看到日落和夕阳,就又在想你

其实我看到什么都想你,什么也看不到的时候也想

所以易易想我了吗,想我了吗想我了吗我了吗了吗吗”

 

哧哧的笑声突然停止,几条连续语音播完了。

科科科科科,小易心想他哥都说的些什么有的没的,刚想回一句妈妈啥呢叫爸爸,隔壁间突然响起了冲水声。

哗啦哗啦。又来一声,好像怕他听不真切。

易烊千玺僵住。

怎么还有人的不是走光了吗他听到了吗肯定听到了绝了这么安静就只有语音声他除非聋子才听不到那他能知道这是王俊凯吗他刚刚语音里喊我名字了吗我俩暴露了吗不能吧这哥们谁啊现在应不应该出去啊是给他封口费还是装作无事发生光速滚蛋……

还没等僵掉的小易做出什么回应,外头一声男音:“易哥,你再不出来真上课了一会进去夺丢人啊。”

易烊千玺夺门而出,两人(单方面)尴尬无言的洗手。

“那个,小罗啊,你刚刚有没有听见什么声儿啊。”小易抠抠鼻尖,天了好傻的问话啊。

“噢,你是不是和王俊凯语音呢,我听得倍儿清楚,你们队里关系真好哈。”小罗嘿嘿笑着,快乐洗手的同时还用湿淋淋的手比了个赞。“我懂的,你们兄弟之间情谊重但外界太复杂。我看这说出去就得上热搜,我必然守口如瓶。”

易烊千玺晕乎乎的往回走,心想这一米八的体育生傻点还是挺好的,幸好不是个女生听见不然指不定闹出什么乱子诶不对女的也进不去男厕哈……

应该是一场虚惊了吧,小易气不过,回教室的路上又给王俊凯劈哩啪啦打起了字。

 

心神不宁的水完了课,易烊千玺和舍友装模做样勾肩搭背的回了宿舍,刚进门就摸起耳机猴急的窜上床。

呼呼呼,小易嘟嘴吹无声泡泡,以后别这么大意才行。

手机又嗡嗡了,应该是王俊凯回他话了,小易认真戴上耳机,平躺下来。

他被包裹在纱和棉布的小帐里,想起这是开学那阵和王俊凯一起搭起来的。他们拒绝了想要搭把手的胖虎,两个人和柔软缠斗起来,推推搡搡地在布料间接吻和大笑。

那时候王俊凯掀起上衣手掌抚过他的身体,气声说,“这是我的小王子的纱帐,我是异域的守护兽,只有你能看见我。”气息落在他的脸上脖颈上,和影影绰绰的又昏又亮的光斑一样。

然后他安心的点开带着红点的语音,让它们流畅无阻的播放;好像温柔一刀划开扎着礼物的条条缎带,隐秘宝藏像成熟棉花一样鼓起出露。

 

“被听到有怎么样吗,我还嫌那几句话不够呢。”

“一点不劲爆,这能上什么热搜,上了都是买上去的。”

“哥给你来个能纯天然爆到热搜第一经久不衰名垂青史的语音,

 

老婆想我了吗,老婆亲亲,我好想老婆”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憋不住笑了,怕打扰别人休息又只能抽气又抽气,把升温的脸颊又揉又捂,心里说这人傻子吧神经病吧。

 

“笑得哥表情都快崩了哈哈哈,你估计得心里嫌弃我一会了。”

“唉,”耳机里传来故作苦恼的甜蜜的一声长叹,

“我本倒是很英俊帅气的,可也不过一个爱你的蠢笨蛋。”

“晚安。”

 




明日天地 只恐怕认不出我自己

仍未忘与你约定假如没有死

就算你壮阔胸膛 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感谢阅读

本人的地不分,磕头谢罪

 

评论(3)

热度(49)

  1. cilixxgu作为一只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都是我的